茶底须虞

-
有星辰遽然坠落

【彦归正传】宝贝




00.


你要永远做我的宝贝。


宝是宝宝的宝,

贝是贝贝的贝。



01.

出厂两个多月,周彦辰终于接到了像样的行程。

周彦辰跟朱星杰以及一些大厂的兄弟们,出道的没出道的,一起在巴黎参加某个时装秀。顺便摆摆pose拍拍街拍吃吃意面啥的。

小日子过得好不痛快。

朱星杰总调侃他就差把媳妇给忘了。

对此,我们酷炫狂霸拽炸天的宠妻狂魔周先生义正彦……义正言辞地表示:

你瞎哔哔啥呢你搁这,一天到晚花里胡哨55667788的。

然后继续哼着小曲儿吃意面。


胡巴心里苦,但胡巴要高冷。

忍。



02.


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,吃腻了异国美食的周先生终于打算换个口味。夺命连环call把他杰哥叫到了酒店来,给人倒上小酒,掸了掸床单示意朱星杰坐下,自己径自躺到了床的另一侧。

朱星杰满脸狐疑,心惊胆战地坐了下来。见周彦辰没有进一步动作,就脱了鞋盘腿凑过去。刚要松口气,扭头就看见

周彦辰向朱正廷发送了视频邀请……


还没来得及起身,朱正廷上了妆的脸就出现在了身旁人的屏幕里。


“哎杰哥也在啊?”

“是啊正廷哈哈哈好久不见呵呵呵。”


真踏马的尴尬。


“贝贝你们见面会准备怎么样了?”
“最近有没有按时吃饭?”
“想不想我?”

周小花三连。

这么脑残的问题你也好意思问?!


“嗯见面会绝对特别棒!我跟你说我们一会要跳Dream,我越来越爱这首歌了真的。”
“我有好好吃饭的!不信你问小猴子。我现在那是一天三顿不离口,顿顿都是大鱼肉。”
“我想你啦。mua~”

吱吱兔三连。

你踏马还真回答他?!


“我也想你了,嘿嘿。”

朱星杰一脸嫌弃地看周彦辰又露出他标志性的大白牙。


秀你爸爸的秀。


“所以你到底叫我来干啥?”

“这不看你中午吃太少了心疼你,请你吃点新出炉的狗粮。还热乎呢。”

朱星杰:???

我这双手虽然没揍过全偶练,起码也是揍过贾富贵的。


“哎冷静冷静,杰哥冷静。我一会要看他们见面会直播,你陪我一块看呗?”

“看啥?看新鲜热乎的狗粮啊?”

“不能不能,杰哥我跟你保证。你就当看看当初的傻儿子们,看他们都长大懂事了。多好,多欣慰。对吧。”

电话那头的朱正廷:??!

“不不不正廷我没说你你别误会,我说他们几个呢。”

呵,求生欲。

电话那头路过朱正廷的福西西:?????

我再也不是你亲爱的小舅子了吗???



03.


见面会刚开始的时候,朱星杰也看的津津有味。周小花说的对,看着傻儿子们都长大懂事了,真好,真欣慰。

但是你踏马能不能别在我旁边念叨了???

我知道朱正廷长得好看,我知道他很甜,我也知道他有腹肌。

您就闭嘴吧。

朱星杰被念叨得不耐烦,自己到一旁戴上耳机开始听歌。周彦辰看了他一眼,最终决定不再挽留,自己独自陷入温柔的泥潭,想逃离变得很难~(???)

过不多一会儿,朱星杰发觉身边没了声音,便摘了耳机回身去看。

手机被按灭了扔在床上,周彦辰紧抿着下唇,就坐在那干瞪眼。


“咋的了大兄弟?”

周彦辰没说话。

朱星杰发现他的眼眶有点红。

他就愣愣地看着周彦辰起身,拿起手机,头也不回地出了门。自己一脸懵逼。


你当你是fsr吗??



04.


朱星杰打开手机搜了见面会直播,后退,后退,找到了疑似犯罪现场。



“正廷你的腹肌是什么样子?我来帮粉丝们摸一下好不好?”

“啊等一下。问一下她们同意吗?”“你们同意吗?”

“不同意!”

“她们都说不可以了。”

“来,让我看看。”

“不同意,哥,不同意就算了吧。”

“对这个就算了吧。她们都说不行了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I’m so sorry. 偶像包袱太重。”

“我是她们的!”

“我的一块腹肌给你摸。”




朱星杰完全看呆。都8012了还有这种操作???

胡巴很气愤。

又想起被气到离房出走的暴躁周网民,胡巴更气愤了。



我们花果山的猴儿们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欺负的吗?!



05.


刚在一起的时候,朱正廷每天缠着周彦辰说从Justin那学来的土味情话,周彦辰也乐得配合。两人好像永远有秀不完的恩爱,从早到晚,从宿舍到练习室,腻歪个没完。


于是乎全大厂都知道

朱正廷的超能力是超喜欢周彦辰
周彦辰总会很累 因为在仙子的脑海里跑了一整天
朱正廷的心在周彦辰那边
周彦辰命中缺朱正廷
朱正廷是(不)可爱的男孩子,
周彦辰是(不)可爱。




“彦辰,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这么亮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是我的眼中星,有你在我都舍不得眨眼睛。”


小傻子。


明明是你双眸耀眼如星辰,才该是我掉进你的眼睛里。



06.


众所周知,周小花乃一代暴躁网民,日常混迹于微博、鹅组、知乎之中。

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,周彦辰还在晋江追连载。

还没进大厂的时候,因为忙着准备初舞台的缘故,周彦辰心一狠手一动就把晋江给卸了。

比赛期间,他恨不得不吃饭不睡觉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待在练习室,早就不知道把追文这事忘哪去了。

一次排练休息时,偶然听到选管姐姐的议论,说他先前追的文终于完结了。心里一动,找工作人员借来手机随意点开看了几眼。

这一看把他看得热血沸腾。


众所周知,恋爱中的大傻子,看到什么都会联想到自己家的小傻瓜。

而周彦辰作为课代表,不让他说情话还不如让他进鬼屋。


“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。”

“我想保护他。”

“我愿永不安息。”

“信我,正廷。”



朱正廷:你是傻子吧????



07.


后来呢?

后来啊,就像众所周知的那样。

周彦辰吐血了,晕倒了,卡位淘汰了。

朱正廷戴了半个月戒指,穿了十几朵玫瑰花,看上去终于学会保护自己了。



08.


周彦辰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。

他也没有很生气。真的。


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。


朱正廷总是隐忍的——在任何时候。


刚进大厂时,就有人说他太做作;
逐渐挂上热度榜的抱团;
自己出厂时的一言不发;
总决赛被打压被黑幕。


还有他们相识之前,自己所没有经历过的。

九岁独自学舞,十二岁练出腹肌,放弃专业去做偶像,在异国出道失败,收到威胁信,被公司雪藏……


他真的有在乎的。



可他说他比较能忍。



是不是我实力不够,还是我没那么温柔,才无法分担你的忧愁。

嘴上谈着保护,却始终无法跨过一个屏幕。

你根本就无法在暴风雨中所向披靡。


我有心而无力。



09.


一连串的消息提示音兀自响起。

周彦辰连忙掏出手机。看见朱正廷的消息弹了出来。


“周彦辰,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好欺负?”

“周彦辰,那个主持人退场之后又过来找。被我赶走了。”

“周彦辰,其实我真的有在怕的。我真的还能保护好他们吗?”

“周彦辰,你听说了吗?我同公司的师姐c位出道了。”

“周彦辰,我就这么差劲吗。那些人凭什么啊!我凭什么啊?!”

“周彦辰,我好怀念从前啊。”

“周彦辰,这次我没有一个人忍着了,你会夸我吗?”

“周彦辰,彦辰,我好想你。你能抱抱我吗?”



周彦辰。周彦辰。周彦辰。


周彦辰感觉自己要死掉了。

他穿不了屏幕飞不过大洋,他连一个拥抱都给不到。


周彦辰试探着给朱正廷发了条消息。


“贝贝,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这么亮吗?”


片刻。


“可我不想做你的眼中星了。”





“你也不要叫我贝贝。”





“周彦辰,”




被点到名字的人有些紧张。









“以后叫我宝贝好不好?”



10.

一月惊鸿一瞥,

二月嬛嬛初奂,

三月心口朱砂痣,

四月眼底白月光,

五月小生不才未敢与君名姓举案。




六月就做我的宝贝吧。


宝是宝宝的宝,

贝是贝贝的贝。


宝贝就是要被宠爱的。




全世界最最最最爱我的宝贝。



是两个温柔进骨子里的人,褪去一身光芒和理智,夜不能寐地思虑那些慌乱的阵脚和的躁动的心跳,在理性与情感的界限前徘徊不定。

是荣耀巅峰的王,心中涌起热烈的人间烟火,最终化作一片海洋,等待星子坠入臂弯。

是他只抬头一望,眼中星辰遽然坠落海底,似是花叶久积的原野萤火丛生,尘埃熠熠。

生日快乐.L
转眼一年就又过去了
你也又大了一岁
良心二胎超级赞 疯狂打call的昂
逆应援的话还是想说给你听
I NEED U
像你把我们的名字印在手背一样
想把你烙在心间
只愿你平安喜乐 家庭安康
安静尚好也好
永远是那个露着酒窝比L的逆光少年.★
26岁 令人心动的年龄
你似是一支动人歌谣
发烫灵魂岁月成诗
生日快乐 甜菜.❤️
咩~